主页
天鹅文学
天鹅文学欢迎您阅读更学的文学作品

优美写景散文《天上的云朵,地上的草湖》

更新时间:2019-11-25 13:20 作者:美文小编 关键词:优美写景散文 点击:

  书再好也没有用,关键是要——看书。看书是一种高尚的情操。推荐优美写景散文《天上的云朵,地上的草湖》。

  去草湖。

  从一片原始杉木林中穿过。满眼都是树,随便一棵,都上百岁了吧?老了的树,极有尊严地老去,无人砍伐烧烤。而新的树,又在重新茁壮生长。

  风起,松涛阵阵,如涨潮之水之声。蝉声被没进去了,鸟声被没进去了,山鸡野鸭的声音被没进去了。山路上,只有我和他。

  帕隆藏布江在林子边拐了个大弯,冲积出一大片细软的沙滩。碧玉般的江水,倒映着后面的雪山。云怎么那么白!天怎么那么蓝!寂静无声。

  我们穿过林子,跑去沙滩上。大太阳照得沙子滚烫,我不顾那烫,踩进去,跑向江边。这江多像湖啊。天在水底。云在水底。蓝在水底。白在水底。我们,也在水底。

  寂静,还是寂静。碧玉一般的寂静。

  林子后头有蝉音袅袅。山鸡的叫声,像拉警报似的,那么突然地,来上一嗓子。我伏在沙子上写“感谢”二字。此时此刻,唯这两字能表达心意。感谢天,感谢地,感谢父母,感谢他,感谢相遇到的一切,感谢这自然中的美好,感谢这样的雪山,这样的江水,这样的森林这样的自己……一切都是恰恰好,景正好,我未老。

  和他坐在沙滩上,一人吃了两块面包,算作午餐。餐毕,继续寻着草湖而去。这期间,他弄丟了他的墨镜那是他过生日时,我买给他的礼物,价钱不菲。我们在江边寻了好一阵子,又在林子里寻了好一阵子,都没寻。最后确信是找不回的了,干脆放弃。也好,算作留给这片土地的一个纪念罢,或许它某天,会开出一朵眼镜花呢。——这么一想,竟很是快乐了。

  在林子中间左拐右拐,误闯一幢民居。木结构的小屋,蹲在林子边的一块空地上。门口长油菜长小麦,也有几棵棠梨树,在开着花。屋主人尚未出现,狗倒警觉地先吠起来,不是一条,而是两条。我是怕狗的,远远站着,不敢动弹。屋主人被惊动了,出门来。一个矮个子男人,后面跟着他的女人和三个娃。

  他和女人喝住狂吠的狗,叽里咕噜冲我们说了些什么,我是一句没听懂。等他们停下来,我们笑着说,不好意思,我们走错路了请问,草湖在哪儿?男人听了,侧头和女人说了句什么女人哧哧笑了。三个娃也笑了,争着伸手往右边一指,呶,那儿,那儿,我们的草湖。一家人的手,就都这么指着。

  我们道一声谢,顺着他们所指的方向而去。走了段路,我回头,见三个娃还站在门口,冲着我们看,屋顶上有炊烟起。我的心,软了软。为这片烟火,为这片与世无争的宁静。

  再沿着林子走,从一棵一棵松树间穿过,终于看到片开阔地,草湖到了。

  草湖顾名思义,是草们齐聚的湖。草也只两种,种开粉紫的花,一种开金黄的花。我们赶巧了,草湖里的草,正值青春妙龄,个个清韶娇嫩的,绚丽得如织毯把这块小小的峡谷平地,描成画卷。

  草湖的腰身上,束着一弯水带,不很宽阔,但极深想要跃过去,不大可能。清澈的水,倒映着蓝天白云和不远处的树林、雪山。水的另一边,紫色小花黄色小花一直铺排到一片林子的脚下。林子背倚着大山,山峰上,白雪盈盈,云朵盈盈。马和牛,在林子边上吃草,吃花,不见人。

  我蹲在草湖里数花朵,数着数着,数迷惑了。太多了。我又蹲在水边数水里的云朵。数着数着,也迷惑了。雪与云朵,分不清的。风吹得松林唰啦啦的,如涛如波。可是,分明是静的啊,静得连心跳声也听得见。

  来了一家四口,当地人。爷爷奶奶,带着儿媳妇和小孙孙。他们自带了花地毯来。他们把花地毯铺在水边然后盘腿坐到上面,一边摆上吃喝的东西,是要在这里久待的样子。小孙孙刚学会走路,他们放他在草地上摇摇摆摆,指给他看天,看山,看水,看地上的花。他们告诉我们,他们一家常来这里玩。

  他们说,若是你们晚些时候来,这里一大片的,全是水,很好看的。

  我们并无遗憾,我们看到了这么多的花。问他们,这些花叫什么名字?他们想想,答,草花呗。我们这里的草地上,都开这种花的。

  我很满意这个答案,草开的花,自然叫草花了。连带着这片草湖,我也十分的满意。

官方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