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
天鹅文学
天鹅文学欢迎您阅读更学的文学作品

抒情散文《锦溪》

更新时间:2019-11-26 17:07 作者:美文小编 关键词:抒情散文 点击:

  看书可以获取了一些精神上的力量。推荐抒情散文《锦溪》。

  我原本打算去南浔的。

  我在平板电脑上搜索行走线路,顺便搜索周边风景,结果,昆山的锦溪跳了岀来。我承认,我在瞬间,就被“锦溪”这个名字,俘获了心。锦溪锦溪,是锦缎织成的小溪,这名字叫得真够绮丽香艳的。

  它也真的与香艳有段牵连。

  相传,南宋宋孝宗建都临安时,他的宠妃陈妃,偏爱锦溪山水,居于其中,不舍离去。陈妃不久芳龄早逝孝宗大恸,把她水葬于此,并在她身畔修建莲池禅院,亲手栽下龙柏、银杏、罗汉松,佑她万古长存。能得君王如此宠爱的女子,史上怕是少有。民间有说,陈妃不同于一般的胭脂俗粉,她是女中豪杰,曾陪孝宗仗剑天涯,撑起摇摇欲坠的南宋江山。一说孝宗遇刺,她为他挡得一剑,剑伤太深,回天乏力。而我却喜欢作这样的揣测,他和她,也只是俗世里的恩爱夫妻,是眼对眼心对心的那一个。君王爱恋,亦如民间,生生世世,唯你是我的最相思。

  锦溪添了这段传奇,使得它的每一滴水,都浸染上一个女子的香。妩媚的山水,更显妩媚。在此后长达八百三十余年的时光里,锦溪曾更名“陈墓”。我到达锦溪时,正是午饭时,家家炊烟不断,饭菜飘香。卖鱼的小摊子还守在古镇入口处,红色塑料桶里大大小小的河鱼,活蹦乱跳着。四面环湖的古镇,最不缺的,怕就是鱼了。一河穿街市而过,两岸碧树倒映,使得那河看上去,逶逶迤迤,像古代女子莲步轻移间身后拖着的一条绿飘带。

  河两岸,房屋高低错落,层层叠叠。房自然是上了年纪的房,有极富内涵的瓦当,和雕着图案的木格窗,黛瓦飞檐,哪一幢都入得了画。你若要看几百年前的旧物,甚至上千年的,根本不用寻找,随便一挑眼,就是。那扇门,那扇窗,那片瓦当,那座石桥,哪一样不承载着历史的波光涛影?一间老屋子里,有剃头老师傅,正替一老者理发。他使用的,还是老式剃刀。他-刀-刀剃着,如同在给老者按摩。座椅上的老者,很享受地闭着眼,可能睡过去了吧。一绺阳光,像绺银发似的,从沿河的窗户外飘进来,落在老师傅的手边。老师傅的动作不紧不慢,上百年的光阴,在他的手底下,似乎从未曾更改过。

  打银首饰的。弹蚕丝被的。做袜底酥的。熬酱汁肉的。都是些旧时光,看着叫人怀旧又欣喜。当地有民谣“三十六座桥,七十二只窑。”唱的也都是古事了。很能望到头的河流上,桥竟多达三十六座,真是够铺张。河流狭窄之处,几乎能盈手相握,上面竟也架拱桥一座。样的石阶拾级而上,石础上雕花,一点也不偷工减料有野草攀护桥身,在上面开岀点点小黄花,古意盎然。我以为,这里的桥,更多的功用,不是用来渡河,而是用来装饰的。就像独具匠心的主妇,给家人的衣服上钉上漂亮的纽扣。

  不能不提到长廊。江南的古镇,多的是长廊。而锦溪的长廊,又有着不同,它附设了美人靠。你走累了,这么倚着美人靠坐一坐,任清风随意吹吹。低头看下去,青绿的河水,涓涓不息地流着。乌篷船一只只,从你身边轻摇过去。船娘们的歌声前后相接,少有好歌喉,有的甚至唱走了调。可是,不要紧的,你听着,竟觉得悦耳得很。这就像吹在你身上的自然风,闻得见花香草香,反倒有种夭然的味道。船上人望你,你也望船上人,彼此成为彼此眼中的风景。或许日后会被想起,或许想不起,这也不关紧的,不是有句话说,活在当下么。当下,你置身于这一方水土中,心是愉悦的、轻松的、享受的这就好了。

  想寻只古窑看看的,老街上是没有的,它应该在阡陌地头。窑多,烧出的砖瓦便多。锦溪的砖瓦之花样百出,堪称—绝。有巴掌大的窗花砖。有浸润千年的墓砖。有世上罕见的琴砖。还有在窑中要烧一百二十天,又在桐油中浸泡一百天的金砖。是不是也烧瓦罐瓦盆之类的呢?我在一户人家门前,看到檐下蹲一瓦罐,瓦罐里开着粉艳艳的花。我弯下腰细看,屋主岀来,她以为我在看花,告诉我:“那是长寿花。”我点头,笑一笑,走开。我其实是看那瓦罐的,不知它经历几朝几代,又几个世纪的花开花落。

  午饭没吃,觉得有些饿了,就近走进一家家庭小饭馆。点上几个小菜。再来一碗奥灶面吧。鱼是必吃的淡水鱼,鲜嫩得很。时令蔬菜两道,一道炒黄花菜,道炒菜苔。靠河放着桌椅,就坐那里好了,一边望水,边慢慢吃,做一回千古江南人。不远处,一只黄狗站在河边,也在望水,望水里轻摇而过的船只,望得深情又专注。我笑了。想它日日望着,竟也还是没看厌。

官方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