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
天鹅文学
天鹅文学欢迎您阅读更学的文学作品

优美散文摘抄《午时安昌》

更新时间:2019-11-27 16:39 作者:美文小编 关键词:优美散文摘抄 点击:

  有三件事很重要: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阅无数人。看书提高一个人的才华,推荐优美散文摘抄《午时安昌》。

  是在去沈园的路上,偶然听到摇橹的船夫跟游客在闲聊,安昌啊,那可是我们绍兴最地道的古镇了。仅这句,便勾起我无限向往。我问,安昌在哪?船夫答,就在这附近啊,坐公交车十分钟就到了。心一喜,匆匆游完沈园,马不停蹄奔着安昌而去。

  午时的安昌,有着喧闹中的宁静,像一扁舟,泊在那儿。风走,云走,它不走。它就在那里,承载着日月星辉,绵延千年。

  一条河,当街横卧,街景便在这条河里铺陈:连成片的翻轩骑楼。灰扑扑的廊棚。一盏一盏的红灯笼。最惹眼的,莫过于那廊下横梁上,晾着的一串串腊肠,黑里透亮,酱色浓郁。远观去,像垂着一幅幅黑色门帘似的。

  走进去,内里乾坤大。青石板铺就的街道,一路延伸。这家酒楼,挨着那家作坊。胖胖的酒瓮蹲着,卖的是绍兴特产—黄酒。卖霉干莱的多,几乎家家门口,都搁着几大袋子霉干菜。老茶馆安在,桌椅都上了年纪了,几个当地老人在里面喝茶,眼睛闲闲地望向门外。门外的河里,偶有一两只乌篷船经过。摇橹的汉子不用手摇,用脚踩,他踩着那只乌篷船,轻盈盈的,向着·条拱桥去了。

  听不到任何买卖的吆喝声,你只管一样一样地看吧他们忙活着他们的,做酱鸭,灌香肠,扯白糖·…凡尘。

  俗世,食是天。抬头,视线里忽然撞进一个老人来,老人戴毡帽,着长衫,长髯飘飘,气定神闲地独坐在屋门口呷酒,面前两碟小菜。他的头顶上方,悬一酒幡,上书:宝麟酒家。我探头进去,屋內狭窄且破旧,全无酒楼四壁亮堂的景象。正疑惑着,老人突然开口了,眼光灼灼地看着我们问,要吃饭喔?只有我这里才能做出正宗的绍兴小吃来的。我们还未及答话,他又说下去,你们门如果想要了解绍兴的风土人情,我这里都有,也只有我这里收藏得最全了。我笑了,他骄傲得跟块活化石似的,怕也是安昌“特产”呢。后来得知,他果真是安昌“特产”,是安昌的“名片”,名叫沈宝麟,对安昌的历史,如数家珍,上过好几回电视的。

  逢到一箍桶铺。铺里除了老师傅外,还有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。他们曲着腰,埋着头,拿锤子不停地凿着桶盘的毛坯。门口摆着一只只做好的木桶,大大小小,桶身锃亮。婚嫁老习俗流传多久了?说不清的。祖上的祖上,就是这么做的,姑娘岀嫁,嫁妆里,少不了几只木桶,其中至关重要的,是子孙桶。这桶,既要做得结实,又要做得漂亮,人家是要当传家宝,传给子孙后代的。我们站着看了很久,他们一直没抬头,专注地在桶盘上打磨,直磨得木头如同玉石般光洁,—他们把箍桶的活儿,当作艺术在做。忽然感动了,有坚守在些传统才不会走丢。

  扯白糖算得上是安昌一绝,三里长街上,扯白糖的大师比比皆是。七十五岁的老人陈师傅,在家门口扯白糖,瘦削的一个人,竟把白糖扯岀丈把长,跟舞台上的优伶甩水袖似的。我们看呆了,夸他,您真了不得。他笑,这没什么,我打小就会扯的。我扯的白糖好吃,绵,劲道,老人夸他的白糖。这么夸糖的真够新鲜,我们乐得掏钱买他的扯白糖。买一袋,再买一袋,绵白绵白的捧在怀里,把一份悠远古老的甜蜜,也一同揣进怀里面。

  遇到一年轻女人,独自背着包在逛,这儿摸摸,那儿碰碰,很贪恋的样子。在一座石桥上,她拿了相机,请我们帮她拍张照片。她倚着桥栏,笑得很好看。她的背后,是高低错落的骑楼。屋顶上,黛青的小瓦,井然有序地排列着。阳光泊在瓦楞上,鱼鳞似的跳跃着。檐下成串的腊肠,油黑饱满,把纯朴的古风,扯得悠长悠长的。

官方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