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
天鹅文学
天鹅文学欢迎您阅读更学的文学作品

优美的散文朗诵《相遇香格里拉》

更新时间:2019-11-27 16:57 作者:美文小编 关键词:优美的散文朗诵 点击:

  一日不读书,无人看得出;一周不读书,开始会爆粗;一月不读书,智商输给猪。推荐优美的散文朗诵《相遇香格里拉》。

  从丽江往北,地势直往三千米以上爬升。我的头有些晕,额两边嚯嚯地跳得疼。导游洛桑说:“不要紧这是正常的高原反应,我们已进入香格里拉了。”

  这就进入香格里拉了?我觉得不可思议。感觉中,它是神秘莫测的,如蒙着盖头等着掀开的新娘,一朝盖头揭开,满眼惊艳。它却平静得几乎什么表情也没有像我们往常随意走着的一段路,就那样一条路而已。

  没有激动,甚至连轻呼也不曾有。我以同样平静的表情,与香格里拉相遇。省略了握手,省略了寒暄,我们互相打量着,是萍水相逢的两个。仅仅这样。

  沿途,是连绵不绝的山。天空很低,匍匐在山的上面。白的云朵,在山巅之上,不紧不慢散着步。山下有房,土黄色,如卧着的大黄狗,安静着。房上插旗,有面旗的、两面旗的、三面旗的。一般人家插一面旗,表示信教。插三面旗的人家,地位最为尊贵,是家里出了活佛或有得道的高僧。那些旗,迎风猎猎,像夕阳下守望岁月的老人,神秘、安宁。这是很奇怪的一种感觉。

  去虎跳峡。老远就听到水声咆哮,似万马奔腾。有木台阶下到峡底。曲里拐弯处,藏人小孩在摆摊,卖·些藏饰品,珠啊银的。看似不过六七岁的样子,递物数钱,却麻利得很。下到谷底,水流湍急,溅起的水花,白花朵般的,在礁石上硕大无朋地开着。有的来不及开花,干脆“唰”一下,冲过礁石去,作激流奔涌。大家忙着拍照留影,一边是自然千万年的欢唱,一边是人类匆匆的足迹。我想,能把匆匆的脚步,印入自然的千万年里,作一刻停留,也是人生一大幸事吧。

  目光沿峡谷向上攀升,层峦叠嶂,有细若游丝的道线,悬在半山腰。据说那是当年的茶马古道。康巴汉子就是沿着这条道,用马驮着茶叶和药材,去换取外面世界的布匹和盐。他们用脚,在岩石之上,踩出一条生之路,蜿蜒于崇山峻岭中。千百年过去,那些康巴汉子,巴沉睡在历史的长河里,却把一种精神留下了,和山川河流一起,成为永恒。

  后来我们去草甸骑马。马是被驯服了的,它们驮着游客,慢悠悠散着步,很逍遥。十块钱可以溜一圈。有藏族小孩跑过来,抱着小羊,要求我,“阿姨,和小羊拍张合影吧,十块钱,随你怎么拍。”我抚抚他们黑黑的小脸蛋,问:“怎么汉语说得这么流利呀?”他们很骄傲,说:“我们老师教的,我们老师是丽江的,我们在学校学汉语。”我和他们合了影,我给他们十块钱。他们欢天喜地,一个劲儿说:“谢谢阿姨。”我却有些惆怅。我站在草甸边,望远处的山、远处的房,我很想知道,那里的平静,是否也被打破。

  去藏民家。旅游车一直开到藏民家门口,早有藏人在门口迎着,端着酒杯,唱着歌,给游客们献哈达。上楼,在大厅里一排一排坐下。面前的长条桌上,摆着倒好的酥油茶,还有青稞面。游客可以边喝酥油茶,边学做奶酪。藏歌唱起来,藏舞跳起来,这是表演的热闹,上了妆的,离原汁原味远了去。但大家还是兴致颇高,一屋的人,把地板跺得“咚咚咚”的,跟着藏民们齐声说,扎西德勒!声震屋宇。

官方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