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
天鹅文学
天鹅文学欢迎您阅读更学的文学作品

好文章摘抄《灵魂的复活》

更新时间:2019-12-02 15:26 作者:美文小编 关键词:好文章摘抄 点击:

  有人说:“每次听董卿说话,我就觉得自己应该看书了。”推荐好文章摘抄《灵魂的复活》。

  那十年,难忘的十年。

  那十年,我的灵魂在坟里埋葬过。

  那是我自己和别人一起制造的坟,那是奇特而真实的坟。没有泥土的覆盖,没有野草的装点,没有阴的洞穴和阳的墓碑,然而,明明是坟,空荡荡的,黑幽幽的。

  我在那里死过,和许多人一起埋在那里。埋的时候有许多很美的殉葬品:故乡给我的童心;母亲给我的热肠;姐姐给我的绣着白鸽的手绢;少年时就珍藏着的《爱的教育》;青年时还常常流淌着的、温热的洎。还有那一片真情,那一缕思念,那一声永难消逝的祝福。切,一切,都和我埋在那里。

  人们都说人的躯壳死了,灵魂还活着。而我,灵魂在坟里先死了,而躯壳却在坟外活着,跳着,在广场与大街上高喊着,挥动着纸糊的小旗。

  在坟里什么也听不见,连自己狂喊的声音,真的什么也听不见。据说,就在我身旁,有昆虫在树阴下嗡嗡作响,有蚂蚁在岩缝里忙忙碌碌,有战士在大道上悲壮地战斗。但我没有感觉,连我妈妈的哭泣,连我的老师在牛棚里的叹息,也听不见。

  真的死在坟里了。我分不清白天与黑夜,红色与白色,火热与冰冷,阴谋与阳谋,我分不清,分不清人界与鬼界。

  我自己仿佛也是一个魔鬼,习惯于观赏那些暴殄天物的魔的戏剧,习惯于欣赏那些没有真诚的鬼话,而听到人的声音,见到人的情爱,遇到心灵的温泉和个性的萌动,就会和别人一起发笑。笑的声音也不像人的声音连饱经风霜的妈妈听了也害怕。

  然而,我终于从坟里走出来。复活了,再生了。在那一年,结束燥热的那一年秋天与结束疯狂的那一年春天。于是,我记起我在坟中的死亡,记起死亡时的那切悲壮与荒唐。

官方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