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
天鹅文学
天鹅文学欢迎您阅读更学的文学作品

优美的文章《苍鹰三题》

更新时间:2019-12-04 10:17 作者:美文小编 关键词:优美的文章 点击:

  读书可以增加一个人谈吐的质量和深度。推荐一篇我喜欢的优美的文章《苍鹰三题》。

  一

  苍鹰站立着,像思索着的纪念碑。

  山上不长一棵草,连芨芨草也没有。山上没有一朵花,连被太阳烤成黑色的鸡冠花也没有。

  这里没有野兽,也没有甲虫和蚂蚁。满目只是漠漠黄沙。啊,火焰山,是你被生命所遗忘,还是你遗忘了生命?

  然而,鹰就在这里站立着。坚爪就像钢铁镶嵌在岩顶上。不知道她为什么选择这个地方歇脚?也许是为了烧焦自己,以完成一次寓永恒于瞬间的死亡和更换生命的涅槃;也许是为了实现自己,以向着光洁的穹庐展开更远大的飞翔;也许是为了千净与清白,为了远离被觅食的鸡搅混的烂泥和天葬中的那群争夺尸首的枭雄;也许是为了安宁,这里虽然热浪翻滚,但没有浮嚣与聒噪也许什么也不为,只因为茫茫天宇下根本就没有路没有落脚的地方。只有赤条条的火焰山,愿意接受她的漂泊。

  她在这里已经站立很久了。我怕凝固的火焰会烧毁她的双脚与双翅,便默默呼唤她快点起飞。但她还是站立着,站立在尚未死寂的地火中。我继续期待着,渴望见到惊心动魂的一刹那,在没有生命的山峰上,有一强大的生命羽翼,打破时间与空间的死牢,在云端上作着强健的、自由的翔舞。那一定是一幅无比雄伟的图画,定是一次魔幻似的壮观。

  然而,我挥别火焰山时,她还是站立着。她的云端翔舞和山中壮观不知道想献给谁?大约只献给蓝天。我真羡慕蓝天,真羨慕蓝天那永久开放着的眼睛和伟大的无所不包的怀抱。

  二

  头顶是喷射的太阳,脚下是滚烫的山尖,她就置身于两股火焰之间。

  地火已吞噬所有生命,连生命影子也被扫荡。最后声狼嗥,在很久以前就消失在群山的记忆里。此刻,唯一的影子,就是她的粗糙而单调的影子。

  她站立着,并不抬头看看赤裸的岩壁,也不低头看看被沙石包裏着的火焰。她已习惯了,习惯于站立在干旱、荒凉与炎热之中。站立着就是凯旋。她的直立的双脚像两根柱石,连同她的身躯,正是火焰山上生命的凯旋门。

  她随时都可以俯冲,随时都可以闪电似的直扑云空,但她只是站立着。黄森森的眼睛流泻着一曲孤傲,对干荒凉、炎热全投以轻蔑的目光。这眼睛,这目光使我想起横眉冷对的鲁迅,想起失聪前的雄狮般的贝多芬。贝多芬就以疑聚着力的轻蔑,战胜了诱惑,把孤独写成英雄的干古绝唱。

  三

  已经飞越过许多山崖与峡谷,已经穿刺过许多风雨与云雾,双翅已蓄满飞行的倦

  该找个落脚点,该找一片栖息的树林,该找一处青翠的山坞,然后再做腾飞的梦。

  她寻找着,俯瞰着蜿蜒起伏的大地。她的双眼已经苦涩,羽毛时常脱落,身心已经困乏,但还是寻找着。然而,总是找不到一片栖息的树林,总是找不到一处落脚的青翠。

  羽翼下的这一边是寂寥,是古老的黄沙;羽翼下的那一边是喧嚣,是飞扬的尘土。没有树林,也没有山坞。

  听风说,树林在天涯,滋润羽毛的碧绿在白云的深处

  听雨说,山坞在海角,存放心灵的青翠在遥迢的远方

  她只好继续盘桓。干回百转,日升日落。呵,灵魂的故土,羽翼的家园,你在哪里?

  突然,她的眼睛明亮了。一个决断使她明亮:不要寻找栖息,只管飞翔。什么地方都可以安身,无论是灼热的沙漠,还是冰封的河川,只要有一双钢铁般的羽翼。

官方微信公众号